四年前因為家裡要更換老舊電線,大工程整理時意外發現二十年前我在東橋日語的上課證。上面清楚的記錄著我從民國774月至789月底的學習過程,那時就很想為自己記錄當初的學習日子。後來有一陣子,報章雜誌非常流行提到「朝活」,主張時間管理的新顯學,鼓勵有效運用一日之初的早晨。它讓再度我想起自己也曾是朝活一族,利用早晨學習日語,雖然僅維持約二年。後來隨著工作更換逐漸變成夜貓族,能在午夜12時前上床就偷笑了。

本來就對日語很有興趣的我,學生時期常在寒暑假租日劇錄影帶觀看,有時是推理劇,有時是當時的偶像劇。我記得那時的偶像劇女演員是年輕時代的田中律子、菊池桃子、齊藤由貴、澤口靖子、財前直見、石田光等等。但會開始學日語則是緣於我學校畢業進入一家鋼鐵公司業務部當進口助理。那時,有接觸一些日商公司,其中有一位男業務人員超帥,雖然二人並無業務上以外的接觸,但那是引爆我學習日語的原點,想來有點好笑,但我覺得那是學習語言很好的動力。就像現在很多年輕人會為了偶像、電玩,去學習英、日語或韓語一般,那種學習過程比較快樂、具持續力。

四季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